ag杰克高手赢
| English Ver | 加入收藏 | 設為首頁 | 站點地圖
當前位置:首頁 > 法律萬象 > 【美國】域外管轄權
4 昆 侖 動 態
4我 所 簡 介
4業 務 范 圍
4律 師 團 隊
【美國】域外管轄權[2019-01-31]
訪問數:216次

       在特朗普當選之后,美國對中國的敵對態度完全浮現表面,不再有任何矜持或遮掩;不但在軍事上堂而皇之地把中國做為主要假想敵,在貿易上更是如此。

      不過我以前已經多次強調過,美國對中國的敵視,其實基于其利用世界霸主地位來吸血牟利已經成癮,所以中國的興起再怎么和平低調,也會因為阻擋了美方既得利益集團的財路而招致仇恨。特朗普和他的團隊只不過是試圖傷害中國的力量中最公開、最坦誠的一支。

      中方在見招拆招的過程中,必須明辨路數,不應把不同的對手混為一談(例如小布什在入侵伊拉克的時候,把遜尼派和什葉派當成同一類的穆斯林)。

      以最近樹大招風的華為為例,特朗普和助手們都以為5G是重要的下一代工業技術,因而在美國國內完全封殺了華為的生意,連手機也不例外。在國際上,更以情報監聽的潛在可能為藉口,拉攏親美國家禁用華為設備。雖然這里直接出手的是情報系統,但是特朗普團隊至少是參與并鼓勵的。

       然而拘捕孟晚舟的事件,雖然發生在同一段時間、作用在同一個方向,但是類似的表皮之下卻完全是另外一套肌肉脈絡,也就是美國的司法系統,包括FBI、司法部的其他機構以及周邊的律師集團等等。

       這批人正是美國行政單位中,唯一拒絕特朗普收編,并公然與之為敵的體系,顯然不可能和特朗普團隊同謀進行戰術上的緊密協調合作,所以應該被中方認知為一股獨立的勢力。

       我在美國30多年,目睹了許多明顯的變化,其中之一是對企業犯罪的處罰。美國原本對白領犯罪就比較寬容,不常徹底追究個人刑責。

      90年代初的Savings & Loans危機是最后一次有成批經濟罪犯被判刑。

       從克林頓(他在金融商業界,非常受歡迎,退休后自己、老婆和女兒都可以到處演講,每次收費10-30萬美元不等;這不是巧合)總統任期開始,對企業犯罪更加從寬處理,一般只有媒體剛好特別關注的黑羊(Black Sheep,這里我指不屬于大財團、也沒有政商網絡的人;如果小財團整個破產了,自然也在此列,例如Enron)才會有個人的刑事責任,否則多是由公司出錢罰款了事。

      這些罰款,從80年代的幾百萬美金,增加到90年代的幾千萬美金,到了2000年代,上億的金額也開始司空見慣。量變導致質變,于是司法、立法、行政和周邊的私營經濟都有了與之對應的變化。首先這些企業必須支付巨額費用雇傭律師和顧問(請注意,美國的律師業與法官之間有旋轉門式的交流,顧問則多是從司法部退休的行政人員)來減低罰款數額,很快地連沒有案子的公司也必須未雨綢繆,花錢買心安,這就創造了一個新的有幾百億規模的產業。

      美國企業自然不會心甘情愿地為律師業捐助GDP(已經增加到整體經濟的4%,即6000多億美元,Corporate Law企業案件貢獻甚偉),所以又轉過來雇傭游說業來修改立法、或者在幕后施加壓力。

      像是民事上的專利爭議,還屬于一個美國公司對抗另一個美國公司(例如Apple與Qualcomm)的戰爭,企業界無法集中力量來壓制不斷成長的訴訟費用;刑事上的巨額罰款,卻是大家一致厭惡的,所以阻力越來越大。

      但是一個完整的產業鏈建成之后,就有了它自身的既得利益者,在美國的政治體制下,也不可能坐以待斃,必然要設法扭曲規則,幫助產業的生存發展。

所以過去十幾年,在這個新產業與美國傳統企業界的兩股游說壓力的共同擠壓下,美國司法部門的企業犯罪案件只能轉向為針對沒有美國國內政治人脈的外國公司。

      一開始還只是利用既有的法規,例如洗錢或者詐欺這樣的罪名來起訴外國銀行,包括我任職過的瑞聯銀和瑞士信貸都因一點小事而被無限上綱,敲詐了幾億。

      像是德銀這樣內部管理松散的公司,更是美國人眼中的搖錢樹,案件一個接著一個來。外國公司除了雇傭美國本地的律師和顧問之外,基本無還手之力;而這些律師和顧問其實正是始作俑者,最后的罰款只不過是美國政府的抽成而已。

 

      來源:觀察者網 風聞社區

      本文僅供交流學習,版權歸屬原作者,部分文章發布時未與本作者取得聯系,若來源標注錯誤或侵犯到您的權益煩請告知,我們將立即刪除并誠摯道歉。


版權所有 上海市昆侖律師事務所 Kunlun.sh.cn Allrights Reserveds 建議使用 1024*768分辨率瀏覽本站 滬ICP備05039400 您現在是第:位訪客
ag杰克高手赢